17021
17021
2:19 下午

獨處的時候,還是要勉強自己想得開

人漸長大,開始不習慣人多的環境,所以更渴望有獨處的時間。
自己一個,沒有喧鬧,沒有交際,那是你最接近那位小孩子的時候。你跟他聊天,和他訴說這些年的委屈與不忿。幸好還有他在,再寂寞也有發洩的空間。

可惜人太累,你跟那孩子漸行漸遠,所以你渴望有另外一個可以無條件把情緒收好的回收桶。
它可能是家人、是朋友、是另一半,你嘗試把心裡頭的話都說一篇,但他們不明白。習慣把那複雜的情感以簡單的形式表達,那回收桶充奇量只可接收最表面的淚水。奇怪的是,你卻愈來愈渴望有這麼一個人在身邊。

你不想跟任何人交談,但你想有一個擁抱,緊緊的、暖暖的擁抱。你想有人摸摸你的頭,告訴你:「我在,我會聽。」夜闌人靜,是獨處的時候,是情緒爆發的時候,你卻想有一個人在,讓你不寂寞。

不想被人看穿,但又想有人明白,這種矛盾讓你非常無奈。你討厭矯情的自己。

獨處的時間,理應是最讓你放鬆的時光,你卻把自己鞭打得體無原膚。任你在人前多麼的驕傲,一人時間下的你總是脆弱不堪。沒有別人的支援,你像個嗜虐者,把結痂的傷口一再撕開,彷彿要讓撕心裂肺的痛成就你的存在感。眼前的你一點也不可愛,在別人面前你對自己疼愛有加,但人後你根本懶得聽她無病呻吟。

他們說,只有你最明白自己,只有你最愛自己。這樣就是愛自己的表現吧?靠別人才能找到立足點的你,獨處的時候得靠一次又一次的崩潰把自己從情緒中釋放。經歷不斷的辱罵和咀咒,把自己踐踏成泥一般,你就會進步,你就會堅強。會好起來的,你提醒自己。

當人人都是獨立個體,獨處是你必須學會的課題。儘管那段時間並不如想像中美好,你還是以為獨處的時候最值得你回味。

獨處的時候,還是要勉強自己想得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