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19
18719
4:48 下午

安分的第三者

兩個人的相戀,從來沒有對錯之分,就只有接受和放手。

「Jason,我唔介意做你嘅二奶。我唔想我地咁快就完,好唔好?」她坐在巴士上,手握著電話,靜靜地輸入這道短訊。她重重覆覆看了短訊數遍,卻一直沒有按下「發送」鍵。

到底一個人要多愛一個人,才可以委屈自己,去談一場不被世人認可的戀愛?

她二十三歲,愛上了一個四十歲的男人。

這個年頭,很多女孩都愛上年紀比較年長的男人,她以為自己只不過是其中一員而已。她一直假裝忽略了,這個男人是有妻有兒的。

 

他是她的上司,大概兩人都沒有料到從一開始在公司相遇,會演變成今日的局面。

他在茶水間坐著,呷著咖啡。

「Hello,Jason?啲同事叫我過嚟呢度搵你……」她走到他面前,帶點緊張地說。

他抬起頭,看到一張清秀的臉,她的嘴塗上了甜美系的橙粉色口紅。

她俯視著他,他看起來就只有三十三、四歲。新潮的打扮讓他看起來很精神,亦很年輕。

他笑了,只是善意的微笑,他問:「你係 Kathy?」「嗯。」她害羞地點點頭。

他站起來,示意她跟著他走。

「Fresh Grad?」他問。「係呀。」她又再點點頭。

——只是一般的上司跟下屬的對話而已,但後來呢?

「Kathy,今晚你得唔得閒同我見客?」他喜歡她的活潑好動,覺得她總是能勝任他給她的任務。

「得閒呀,無問題。」她欣賞他待人接物的態度。他對她好像特別地好,也很願意指導她,跟她分享工作上的一點一滴。

那個夜晚,內地商人很有興致的請他倆喝酒。
「我唔係好飲得酒。」她面有難色。「我幫佢飲。」他二話不說的拿了她的酒杯,一口喝個清光。「好!再來!」商人高興極了,再為他添酒。

她整個晚上看著他一杯接一杯的喝酒,覺得自己好像坐著沒有用。「不如等我嚟?唔好死頂。」她企圖搶走他手上的酒杯。「唔洗啦,你坐喺度就得。」他推開了她的手。

完場了,他雖然有醉意,還執意要送她回家。他雙耳發紅,雙脥也染上了紅色。「我車你返屋企?好無?」他問。「仲開車?你睇下你,醉成咁。」她伸出手,輕撫他的面脥。他捉著她的手,看著她說:「返公司囉不如。」

她有點不知所措,沒回答。他繼續說:「都三、四點啦,聽朝又要返工。」「咁又係……」她回道,心裡有點忐忑。

他倆坐的士回到公司,之後的雲朝雨暮,推推拉拉就不必提了。

就從那一刻開始,他們的關係就開始了。

他繼續對她關愛有加,她繼續迷戀他。

他比以前更喜歡工作,因為有她在旁;她很快便升職,全因為他為她安排了一切。

這本來是個很美好的愛情故事,只是他一直隻字不提他的妻兒,她也沒有追問,雖然她早已從同事那邊聽到關於他的一些謠言。

 

但有一天,他抱著她,突然像酒醒一樣,跟她說:「其實你都知道我有老婆有仔女㗎啦。」她沒有哭,也沒有笑,只是沉默的看著這個男人。「我鍾意過你,你知道㗎。」他抱緊她,仔細地看著她。

現在的她會打扮了,也有能力獨力飛翔了。

「我將你調咗去第二個部門。」他道。她看著他,終於哭了,問:「點解?」

「我地繼續落去,有意思咩?你肯一直咁同我一齊咩?」他反問。

她沒說話,鬆開了他的手,離開了他。

 

「Jason,我唔介意做你嘅二奶。我唔想我地咁快就完,好唔好?」她坐在巴士上,手握著電話,靜靜地輸入這道短訊。她重重覆覆看了短訊數遍,卻一直沒有按下「發送」鍵。
她前思後想多一遍,還是沒有按下「發送」鍵,只是一直握著手機不放。

她想,也許從一開始就是錯的。

但,真的有對錯嗎?

呀刁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artiutiu
IG: janustiu